app破解版免费下载

此时,八门生就像一条警犬,伏在在地上,嗅着酒吞的气息,疑惑的看了看天。

“老黄…黄队长,酒吞的气息突然消失了,不是飞了,就是遁地了。”

黄平也蹲了下来,用手摸了摸地上干枯的草叶。

“难道那货还会上天入地?藏得够深啊?”

八门生瞪着无辜的蓝眼睛,他也不知道怎么办,看样惩罚是在所难免了。

“黄队长我真的尽力了,没有一丝保留,实在找不到了。”

“这什么也说明不了,只能说明你废物。”

关慧兰扶着受伤的于三条,突然一拉黄平的衣襟。

“队长,你看那边,好像在打闪,但是没声音呢?”

黄平顺着关慧兰所指方向看去,有座小山遮挡,也看不清具体是什么在发光。

在这漆黑的夜里,确实很显眼,就像闪电一般,只是不像往常从天而降。

应该就是酒吞吧?一定是酒吞,必须是酒吞。

纯真小妹尽显阳光风姿

黄平着急忙慌的翻过遮挡的小山,这才看清,发光物正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这酒吞是傻子吗?为什么逃跑还整出这么大动静?”

八门生很不理解,不是应该更低调一些吗?

难道文化差异,这么明显吗?

于三条的认识就更加亲民,更贴近生活。

“我怎么看着像是在修车呢?

是不是面包车顶棚坏了,还着急赶路,用火电焊在维修?”

黄平与关慧兰此时已经看呆了。

有障眼法护着,于三条和八门生一时看不出来,他们俩怎么会看不出来?

“队长,那好像是咱们单位的车队吧?”

“嗯,应该是。”

关慧兰心里是藏不住事的。

这车队的规格,很高啊,至少与他们外勤小队的身份地位隔了很多个层级。

“那,黄队长,被闪电攻击的是酒吞吗?

那发出闪电不会是咱们老大吧?”

“嗯,恐怕是。”

八门生此时也看出了端倪,一个猜测应运而生。

如果正在闪光的,真是酒吞的话,再联想到自己单位顶头上司的身份,心里一片死灰。

“队长,也就是说,咱们放出去的通缉犯,意图攻击老大,然后被老大抓住了?”

“嗯,就是这么巧。”

于三条觉得事情大条了,自己手里丢的通缉犯,找上了顶头上司。

这哪里是上眼药,这是往眼睛里泼硫酸啊。

黄平突然想到一件事。

“慧兰,咱们抓住酒吞的事情,除了上报给石火珠,没上报给总部吧?”

关慧兰一下就明白了黄平的意思,如果是第一次抓,而没有弄丢的环节,那事情可以瞒下来。

“没有,我没有上报给总部,现在酒吞应该还在通缉中。”

这就好,这就好,没有官方记录的过失,不是咱们放跑的,咋说都行,也许还算是立功呢。

黄平喜上眉梢,现在的选择就比较多了。

过去抓通缉犯算是立功,当成没看见撤退谁也不知道,二选一,都没毛病。

刚想商量一下如何选择,八门生的表情有点奇怪,像是便秘一样欲言又止。

“你有话赶紧说,又偷摸干啥了?”

“黄队长,我立功心切。

我,那个,抓住酒吞以后,我就小小的汇报了一下。”

嗯,小小的汇报和大大的汇报看似程度上不一样,但是有什么区别吗?

黄平第一次忍不住对八门生动手以后,就有点顺手了,经常管不住自己,抬手就要扇八门生。

可是这次,八门生没有躲,也没有硬挨,而是抓住了黄平的手。

“黄队长,等完事的,咱们再算账好不好。

眼前咱们是躲,是藏的,你给个章法啊。

打我要是能解决问题,我宁可挨打。”

黄平收回了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冷静了。

可是看八门生刚一松懈,又是一脚把他踹出去了。

“打你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能出气,我早晚被你坑死。

都知道酒吞是从我们手里跑的,咱们躲得过去吗?

赶紧追,听候发落吧。”

踹飞了八门生,黄平率先跑下了小山,开始追那牛掰闪电的小面包。

速度上不是大问题,主要是黄平只敢跟着,没敢开口叫。

司机小刘最先发现了黄平,一看竟然是熟人,为什么跟着跑呢?

“领导,外边有几个咱们的人,在跟着跑,不知道啥意思。”

温忠达正在一串一串的发着闪电,尽情发泄着不好的情绪。

这车顶的幸运的小家伙,生命力顽强,到现在还没死,确实很解压。

“谁阿?那个部分的?”

“我看着,像是东北分部第三大队第二中队第一外勤小队的黄平,这片好像还真是他的驻地。”

黄平?

地平星吗?

据说是归位了吧。

温忠达不是很在意,级别差着有点多。

外勤小队,外勤中队,外勤大队,东北分部,嗯,黄平想跟和温忠达说上话,需要隔着最少三级。

当然了,这还不算二把手三把手四把手,以及温忠达的秘书,司机,保姆,宠物…

黄平不可避免的被温忠达划到了,想要献殷勤趋炎附势拍马屁的行列。

别说,这个形式很新颖,只是现在时机不对。

“现在下边人都这么松散吗?

不能有点正事吗?高速公路上夜跑?”

司机小刘也不理解,黄平这是作啥妖。

想往上爬,没有这么露骨的啊,有点下贱呢。

打开车窗,朝着黄平喊。

“老黄,你什么情况。”

黄平见到竟然有回应,很是紧张,心里打好的腹稿,一秃噜就全说出来了。

“刘大哥,早上石火珠科长发的通缉令抓外来者酒吞。

晚上我就给抓捕了,刚才往石科长那转运的时候让他跑了。

凑巧,就是你车上的那个,惊扰了老大,我罪该万死。

但是职责所在,所以,我…”

果然是归位的人物,车速一直没减,一百二往上。

这黄平还能用这么快的语速汇报情况,体力可以啊。

司机小刘,没有回话,也没有停车减速,等待温忠达的吩咐。

温忠达压根就没仔细听黄平说的什么,只是刚才提到了石火珠,让他眼眉一跳。

“石火珠在哪?顺路吗?”

“顺路,再有三四个小时就能路过赛道小镇。”

“通知石火珠,让他来见我。”

“好嘞,老大,那外边的黄平?”

“废物点心,让他跟着跑吧,算是丢人的惩戒。”

fpzw

标签:

Related Post

色快手app色快手app

陈扬在说这些的时候就一直观察明知夏的神情反应。不过他还是失望了,因为明知夏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 明知夏反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