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视频

;r /

麻城到合肥接近三百公里。;r /

;r /

若是放在孟绍原的时代,自驾开慢些也就是四个多小时的样子。;r /

;r /

可在这个时代那就大不一样了。;r /

;r /

高速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r /

;r /

很多的道路都很崎岖难行。;r /

;r /

速度完拉不起来。;r /

气质美女森女系装扮迷人电眼居家随性写真图片

;r /

开到下午,大家停车休息。;r /

;r /

虞自敦指挥人,从后备箱里拿出汽油给轿车加油。;r /

;r /

那辆备用轿车里也携带着大量的汽油。;r /

;r /

在那休息了十来分钟,正想出发,许诸忽然捂着肚子“哎哟,我肚子疼,我得再上个茅房。”;r /

;r /

“滚,滚。”孟绍原没好气的骂了几声。;r /

;r /

在自己看过的电影电视里,这样的场面一出现,十有说肚子疼的人,准备留下什么情报线索了。;r /

;r /

可这荒山野岭的,就算真的留下线索有屁用。;r /

;r /

刚刚上车的人都下了车。;r /

;r /

“不对。”虞自敦忽然说道“那里,左侧前方,刚才好像有个人影动弹了一下。”;r /

;r /

“真的?”孟绍原举起手挡住午后的阳光“至少有一百来米啊。”;r /

;r /

“真的。”;r /

;r /

虞自敦用力点了点头“我眼神特别好,不会看错的。”;r /

;r /

“这样的地方有人躲着?”孟绍原一声冷笑“看样子我的行踪的确泄露了。甘宁,虞自敦。”;r /

;r /

“到!”;r /

;r /

“一会等许诸好了,你们看到那里没有。”孟绍原低声说道“那里有个观察死角,你们在那迅速下车,然后悄悄的包抄过去,给人把我带来。”;r /

;r /

“明白!”;r /

;r /

许诸这时候也好了,走过来一身舒坦“我好了。”;r /

;r /

“好!”孟绍原一竖大拇指“许诸,你这泡屎拉得好!”;r /

;r /

许诸瞠目结舌。;r /

;r /

什么啊?;r /

;r /

孟绍原又在那里发什么神经啊?;r /

;r /

……;r /

;r /

孟绍原坐在那,点着了一根烟。;r /

;r /

抽口烟,喝口水,优哉游哉。;r /

;r /

在那等了半天,就看到虞自敦和许诸两人,扛着一个家伙朝这走来,甘宁一手拿枪,一手拎着一个空的鸟笼。;r /

;r /

一地的血。;r /

;r /

这家伙的腿被打伤了。;r /

;r /

来到面前,虞自敦和许诸两人一放手,这人便惨呼着被摔倒在了地上。;r /

;r /

甘宁上前,踹了踹他“这小子蛮机灵,我们到的时候,他正好放了两只鸽子,一看不对拔腿就跑,好家伙,跑起来那是真的快,没办法,我只能开枪打伤了他。”;r /

;r /

孟绍原拿了一根树枝站起来,走到这人身边蹲下,笑了笑,然后把树枝捅进了这人的伤口里。;r /

;r /

凄厉的惨呼很快响起。;r /

;r /

“饶命,饶命,我说,我说。”;r /

;r /

“蛮机灵的。”孟绍原这才住手“说吧。”;r /

;r /

“我是牛宝海的手下,公鸡山的牛宝海,大土匪,手下有一百来号人。”这人也不用问,原原本本自己说了出来;r /

;r /

“牛宝海前天晚上召集我们,说有只大肥羊会经过公鸡山,只要干掉这只大肥羊,大家都发财了。我很早就被派到了这里监视,一旦发现了车队行踪,啊,一共四辆轿车,立刻放出两只鸽子报警,前面有段路特别难开,你们经过的时候鸽子已经飞到了。然后,牛宝海会在前面三十里的地方,等着袭击你们。”;r /

;r /

孟绍原的脸色不太好看了。;r /

;r /

前天晚上?自己刚刚决定走陆路,老远的一个土匪就已经有有了消息?而且更加可怕的,他连自己的车队一共有四辆轿车都知道!;r /

;r /

基本可以证明,那个内奸就在戴笠的身边,而且他有办法知道很多绝密情报。;r /

;r /

孟绍原看了看这个小喽啰“我要去合肥,有哪条路可以绕行。”;r /

;r /

“我知道,我知道。”小喽啰忙不迭地说道“从西面走,经罗家镇,比你们这条路远了五十里,但是安。”;r /

;r /

“好。”孟绍原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来人,送他上路!”;r /

;r /

……;r /

;r /

一路上,孟绍原的面色都非常的难看。;r /

;r /

“孟主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甘宁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像牛宝海这样的土匪,给钱就能办事,可他不是一样没有得逞?”;r /

;r /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孟绍原面色凝重“戴先生身边都有内奸,日本人的渗透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地步?还有那个杀手廖宇亭,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脸,可是已经一连策划了三次暗杀了,他手里可以动用的资源那么多,这个人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仅仅是一个叛变的特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r /

;r /

本来,在孟绍原的设计中,从武汉一路回到上海,路上找到机会,抓到这个廖宇亭。;r /

;r /

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麻烦得很。;r /

;r /

廖宇亭这个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r /

;r /

“火鸟”号上,利用马岱刺杀自己。;r /

;r /

武汉城里,一场爆炸惊天动地。;r /

;r /

到了这里,又利用了打土匪牛宝海。;r /

;r /

他的暗杀计划一场接着一场,打出来的牌也是一张接着一张。;r /

;r /

不是一个很好对付的对手。;r /

;r /

“这个人手里的权利似乎很大。”孟绍原喃喃说道“潜伏在戴先生身边的内奸,身份绝密,可是他居然能够知道?我看,恐怕武汉日本特务机关长都不清楚。”;r /

;r /

“总会弄清楚的。”甘宁沉稳地说道“孟主任,他的暗杀行动虽然一场接着一场,可每次都被你化解了。”;r /

;r /

孟绍原没有说话。;r /

;r /

他只是个普通人,是人,就会犯错误,自己也一样,而且还犯了不少的错误。如果在到达上海之前,出现任何一次错误,被廖宇亭抓住的话,后果不堪设想。;r /

;r /

……;r /

;r /

经过罗家镇,到达傅家镇的时候,天都黑了。;r /

;r /

一行人随便在镇上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r /

;r /

按照孟绍原的说法,如果有暗杀的话,一定不知道自己临时改变了路线,绕了一个圈子,傅家镇是安的。;r /

;r /

假设还有下一场刺杀的到来,一定是在合肥。;r /

;r /

“那里是他们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机会。”;r /

;r /

早上起来,孟绍原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说道“从上海到武汉,再到这里,我被他在屁股后面追杀了一路,这样下去不行,我得在合肥和他来个了结。”;r /

;r /

“明白。”;r /

;r /

甘宁和许诸同时说道。;r /

;r /

他们也开始变得兴奋起来。;r /

;r /

要决战了?;r /

;r /

那就来吧。;r /

;r /

廖宇亭有多少手段都可以使出来。;r /

;r /

他们从来都对孟绍原抱有着强大的信心,在他们看来,就没有孟主任过不去的坎。;r /

;r /

廖宇亭是厉害,但他面对的对手,却是孟绍原!;r /

;r /

“甘宁,你为人机灵,帮我做件事。”孟绍原忽然说了几句话。;r /

;r /

甘宁和许诸同时一怔。;r /

;r /

但随即甘宁立刻点了点头。;r /

;r /

孟主任要自己做的事,总是有他的道理的。;r /

;r /

“成了。”孟绍原站起了身“出发!”;r /

;r /

牛鬼蛇神,在合肥,都应该现身了!;r /

;r /

……;r /

;r /

合肥。;r /

;r /

古之名城。;r /

;r /

当孟绍原一行进行合肥的时候,这座历史名城中,却弥漫着惊恐不安的气息。;r /

;r /

城门口熙熙攘攘的,都是想要离开这座城市的人。;r /

;r /

南京已被占领,合肥和南京相距极近。;r /

;r /

日军已经侵入安徽,合肥,很快就会陷入到战火之中。;r /

;r /

这里,再也不安了。;r /

;r /

城门口,士兵们在那大声吆喝着。;r /

;r /

“停车,停车!”;r /

;r /

一个少尉拦停了车队,声色俱厉“下车,检查!”;r /

;r /

孟绍原带着自己的人非常听话的下了车。;r /

;r /

甘宁和许诸立刻一前一后的保护住了他。;r /

;r /

“长官,车上有武器。”;r /

;r /

负责检查车辆的士兵叫了一声。;r /

;r /

“唰”的一下,枪口立刻对准了孟绍原一行。;r /

;r /

“举手,举手,动就打死你们!”少尉拔出了枪。;r /

;r /

“别紧张。”虞自敦立刻说道“自己人。”;r /

;r /

“少他妈的废话!”少尉根本不讲情面“把身上的武器都掏出来,不要轻举妄动,兄弟们,做好射击准备!”;r /

;r /

武器都被掏了出来。;r /

;r /

少尉还不放心,又让人仔细检查了一下,确保他们身上再也没有武器,这才阴沉着脸说道“什么人?带这么多武器进合肥做什么?”;r /

;r /

“我们是军统的,我拿证件给你看,别开枪。”;r /

;r /

甘宁从口袋里掏出了证件,交给了少尉。;r /

;r /

少尉看的非常仔细“证件没有问题,但我还要核对。你们,到那边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r /

;r /

堂堂的孟绍原,成了俘虏,和他的手下,一起抱着脑袋,蹲到了墙角下。;r /

;r /

“看着他们,我去打电话,他们敢逃跑,立刻开枪,格杀勿论!”少尉厉声说道。;r /

;r /

“他妈的,岂有此理。”许诸忍不住了“等到这件事情弄清楚了,我非要好好的查查这个家伙。”;r /

;r /

“做什么?”孟绍原却慢吞吞地说道“我们啊,就少像这名少尉这样的人。你想想,如果我们是日本间谍,做个假的证件有什么了不起的?合肥大战在即,一旦被日本间谍混进来,战端一开,趁机在城里破坏后果不堪设想。”;r /

;r /

“别说话,都别说话。”负责看守他们的士兵厉声说道。;r /

;r /

孟绍原笑了笑,听话的闭上了嘴。;r /

;r /

在那等了十五分钟的样子,一辆轿车呼啸而来,一停稳,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立刻从轿车里钻出,急匆匆的来到这里“哪位是王先生。”;r /

;r /

“我是,我在这里。”孟绍原举手说道。;r /

;r /

“放开,放开。”中年人分开了士兵,急匆匆的来到面前“哎呀,王先生,可算等到你了。我还当你在路上出事了。”;r /

;r /

;r /

;r /

;r /

标签:

Related Post